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工作之窗 > 巡察監督

巡察人手記:巡察組里的“倔老頭”

日期: 2020-01-13 16:29:00     

  “溫組長,明年您還要參加巡察嗎?” 

  “只要組織安排,我絕無二話。” 

  “您都擔任兩輪巡察組長了,熟人熟事的,就不怕得罪人嗎?” 

  “干了二十多年紀檢工作,我的‘職業病’就是不怕得罪人,現在參加巡察,在人情關上我毫無壓力,更何況現在的新形勢下,他們也會理解我的工作。” 

  工作之余,我和竹山縣委第三巡察組溫榮寶組長,一老一小,常常這么一問一答。作為老領導,他說話沒有絲毫官腔,還帶著幾分不拘小節;作為長者,他總是用簡短的幾句話開解著我們的困惑;作為巡察組長,他卻帶著幾分“倔”勁,讓人畏懼又讓人欽佩...... 

  “文風不是小事” 

  “這名干部簽到表上顯示出差,當天的會議記錄上怎么有他的名字?會議圖片里主席臺上他也赫然在列,請解釋一下。”根據第三巡察組發現的問題,溫組長找到該單位分管領導詢問。 

  這名分管領導和溫組長是老熟人,他為自己開脫道:“溫組長,我們單位人少事多,這個檔案資料是后期補的,是工作人員一時粗心大意,這種小事對工作不會有啥影響,我們以后注意就行了,希望您別太較真”。 

  “文風體現作風,作風反映黨風,你說這是小事還是大事?我們做的工作既要對自己負責,也要對歷史負責,在文字上弄虛作假,何談對黨忠誠?......”溫組長的話似乎給這位分管領導上了一次黨課,他慚愧萬分,認真反思自己。不久,該單位開展了作風大整頓,這位分管領導在機關大會上還向全體干部以身釋紀,該單位的作風一度有了較大的轉變,年終黨風廉政建設考核獲得全市系統“優勝單位”稱號。 

  “以前沒追究不代表永遠不追究” 

  在巡察某縣直單位時,財審組發現公職人員違規享受退耕還林補償金且不予清退的問題。 

  “這是歷史遺留問題,在我們縣這不是個案。我們已經組織清退了2015年以后的違規資金,2015年以前的決定不再追究”,該單位有關人員解釋道。“以前違規也是違規,黨紀法規面前沒有例外,不能搞選擇性處理,更不能有包庇縱容。”溫組長嚴肅回應。“溫組長,你把陳年舊賬翻出來重新算,這樣讓我們很難做人啊”,“按規矩來,公正公平公開就是最好的處理方式,就沒有什么難處理的矛盾”。 

  最終,該單位組織全系統干部清退違規享受的補助,并召開黨風廉政宣傳教育會議,對全體干部進行了集體談話,對清退金額在系統內部公開,接受監督,取得了很好地正面效果。 

  “倔”并溫暖著 

  溫組長是一名“老紀檢”,他的“倔”在我們縣里很多人都知道,因為怕“碰一鼻子灰”,所以找他說情打招呼的并不多,偶爾有,也被他干脆利落的回絕了。也許你以為他是一個沒有人情味的人,然而不是。對待巡察組的同志們,他盡自己所能的在工作中關心,在生活上照顧。 

  今年的巡察圓滿結束后,按慣例,縣委巡察辦為每名抽調干部出具了巡察工作鑒定,然后通知抽調干部所在單位來領取。溫組長卻沒有這樣做,他拿著第三巡察組6名干部的工作鑒定,冒著臘月的雨夾雪,一份一份的送到巡察組同志所在單位。并找到所在單位的領導,當面對抽調干部的工作表示肯定。看似一個不經意的小細節,卻藏著溫組長的良苦用心:“巡察組同志抽調期間與原單位工作脫鉤,年終考核與評先表模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。一張紙所能表達的意思畢竟有限,我們把這種生硬的方式換成溫暖的口頭點贊,效果會不會好一些呢?”通過溫組長潤物細無聲的舉動,第三巡察組的小程巡察結束返回原單位不久,就被被任命為單位的中層干部,小程內心充滿了感激。 

  參加巡察以前,巡察組長在我腦海中的畫像既抽象又具體,他可能是溫文爾雅經驗豐富的,可能是目光犀利不怒自威的。看到“倔老頭”溫組長,我對巡察組長有了新的認識,巡察組長是一個職務名稱,也是一份必須要用忠誠干凈擔當來詮釋的事業,更是一種對黨忠誠信念的堅守。(陳海艷) 

主辦單位:中國共產黨十堰市紀律檢查委員會

鄂ICP備06007886號-5 鄂公網安備 42030202000140號 技術支持:十堰政府網

地址:十堰市北京中路8號

安徽25选7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