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紀檢故事

紀檢人手記:掃黑除惡西風烈 交叉調研掃落葉

日期: 2020-01-03 15:22:00     

  街燈送走冬夜最后一批縮著脖子的倦客,其樂融融的家人已圍滿熱氣騰騰的飯桌,燈火萬家,卻有這樣一群隊伍還在“戰斗”。

  8個小組,32人,來自8個縣(市、區),這是隊伍規模;1名分管紀委常委或監委委員(擔任組長)、1名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人員、2名公檢法相關業務部門干警,這是他們的成員身份;一份檔案秘密,一雙眼,一顆心,這是他們的裝備!12月23日上午十點,集中簡短開完十堰市紀委監委工作部署會議,各檢查組現場抽簽后直接分赴各地。沒有事前通知,沒有接待休息。到場即閱卷、翻查、記錄,對全市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開展七天連續無休交叉調研督導。

  我們是茅箭區檢查組,是8個“戰隊”之一,站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交叉調研督導第一線為您提供最真實的鏡頭:

  鏡頭一:

  “哎呀,同志們來了啊,歡迎蒞臨調研督導,有不足之處盡管批評指正!”

  剛放下行李,沒來得及喘氣。我們受到了地方同志熱情歡迎。帶隊組長也熱切回應,邊走邊說:“帶我們到辦公點看看吧。”

  “這么著急干嘛,長途趕來,稍微休息一下吧。”

  “謝謝啊,但時間緊,任務重,得趕緊喔。”

  就在辦公點,立即著手,了解調研督導地方掃黑除惡工作現狀和進展情況,聽取了遇到的問題,交流看法。

  冬天白晝極短,不知不覺天就黑了。

  “天已經晚了,我們去食堂邊吃邊說吧。”對接同志說。

  “不,我們自己解決,別麻煩你們。”組長推辭道。

  “千里迢迢,你們剛來地方不熟,也不方便。這是我們機關食堂,天冷,大家就隨便吃點。”

  盛情難卻。“那就按規定,只能吃一餐,麻煩同志們了!”

  落座,簡單吃飯,就著當地掃黑除惡工作生態,分析,研判,拋疑,解答,津津有味。

  鏡頭二:

  “請把關于這個案卷的資料拿給我們看一下。”組長吩咐道。

  不一會兒,卷宗已經擺滿桌面放不下,那就裝個大箱子放地上;線索核查不明確需要印證,那就立即打電話給公安部門協助翻查;案情復雜太繁瑣,那就馬上分派成員驅車去檢察院一一查看取證。

  “該行為人于2015年12月18日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,緩刑一年;因毆打他人,于2016年1月18日被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并處五百元罰款;因毆打他人,于2016

  年2月17日再被行政拘留十五日并處五百元罰款;因尋釁滋事,于2016年10月3日三被行政拘留十五日。行為人在參與最近此次尋釁滋事案時,其尚在緩刑考驗期內。為什么連續三次卻沒有將此問題通報司法局社區矯正部門,也未作撤銷緩刑處理?”

  相關負責人拿起案卷,確認了好幾次,難為情道:“是,這個,這確實是疏忽了。”

  “這是該發現而未發現的問題,我們一定到細心呀。”

  “是的,一定即知即改!”

  我作為新進紀檢干部,在感嘆檢查組同志的細心和專業之余,更多的是敬畏。掃黑除惡工作艱巨龐大,失之毫厘謬以千里,在檢視工作中我也要時刻提醒自己!

  鏡頭三:

  “常委,您趴桌子上稍微瞇一會吧。”她已經連續幾天加班加點,沒有合眼。

  “沒事兒,我就一陣兒,出去‘冷’一下,現在又精神了。”她總是這樣,風風火火,干事麻利,卻內心溫和。她又低下頭,眉頭微鎖,認真閱卷。

  靳隊泡了一杯濃濃的茶,猛灌一口,話不多說,一頭扎進“卷海”。他干刑偵20余年,身體熬壞了。高血壓、尿酸高接踵而至,我們都調侃他是“富貴病”,其實心里并不好受。

  看看身邊的雷哥,他年紀輕輕,可是法律小能手,一雙“火眼金睛”,案卷上個別的小瑕疵也“原形畢露”了。

  又是一個晚收工,夜風灌進脖子里,又游走在脊梁背,貫穿四肢,寒意津津。

  “明天工作收尾,大家辛苦了。”常委說。

  沒有興奮,沒有如釋重負,大家都齊齊感慨時間過得好快。是啊,一年也快過去了呢。元旦了,迎來2020年。難道2020年有什么特別?

  記憶深刻!2018年1月23日,中央政法委召開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電視電話會議,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正式打響,在“疾風知勁草”中,由“標”到“根”,繼打掉一批涉黑涉惡組織,懲處一批黑惡勢力“保護傘”,有效遏制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突出問題后,2019年對已偵破的案件循線深挖、逐一見底,人民群眾安全感、滿意度明顯提升。2020年的氣息已經撲面而來,這一年是治本年。掃黑除惡將建立健全長效機制,取得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壓倒性勝利!

  西風還在吹,甚至下起了蒙蒙的雨,應該快要下雪了吧。那時候,何嘗不是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呢?(鄭鑫鑫)

主辦單位:中國共產黨十堰市紀律檢查委員會

鄂ICP備06007886號-5 鄂公網安備 42030202000140號 技術支持:十堰政府網

地址:十堰市北京中路8號

安徽25选7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