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紀檢故事

紀檢人手記:夜半來電

日期: 2020-01-10 09:15:00     

  

    深冬的夜晚,寒冷而寂靜。快23點了,審核完一堆了結件,準備回值班室休息。

  叮-鈴-鈴,手機響了。我的心跳堵然加快!此時來電話,是否留置點出現什么意外?我急忙接通手機。

  “喂,鮑主任啊,可找到您了,我是老柯,今天給您打了幾次電話,你都沒接,想必年底一定很忙。”

  “老柯好,這么晚了還沒休息?有啥事?”我急切地問道。

  “我今天再晚也要跟您通個話,是要告訴您一個好消息,XX巷29間出租房的產權歸屬官司有結果了,法院昨天判決歸我了。找了三年終于有結果了。”聽得出,他的心情有些按耐不住的激動。

  聽到這里,我緊張的心得以放下,松了口氣,心跳依然還在高速狀態。

  “那要祝賀您了,您的‘心病’終于解決了,以后的生活就有著落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,這事我第一個想到要感謝您,并且要歸還您給我的生活費。為了我的陳年舊事您可費心了,四處幫忙協調、督辦。您雖然離開信訪崗位一年多了,我很不忍心再麻煩您,但您一直牽掛著我的事。特別讓我終生難忘的是,2016年夏天第一次到您那上訪,在我最絕望的時候,您給了我生存的信心,鼓勵我生存到今天。”

  “老柯可別這么說,我發揮的作用非常有限,所做的工作也是份內之事。您的事解決好了,我的‘心病’也終于放下了。”

  老柯是個港商,90年代攜巨資來十堰投資房地產,因為種種原因他的公司停業了,曾經的千萬富翁現在變成了靠高利貸度日。曾經為十堰福利事業作出重大貢獻的他,現在自己的生活都吃了上頓下頓。一個政府單位欠他的幾十萬塊錢也還不上,XX巷有29間門面房歸屬問題一直沒個說法……記得2016年我第一次接訪他時,一個60多歲的男子漢老淚縱橫,哽咽地說不出話,言語中流露出即將跳樓輕生的念頭。聽了他的訴說,我的情緒也被感染,一邊了解細節,一邊鼓勵他面對現實,尋求出路,勇敢地生活。我提出給他點生活費救急,他堅決不要。為了穩定他的情緒,我承諾一定盡快聯系相關部門核實清楚他的問題,依法依規作出解決。聽了我的答復,老柯逐漸平靜下來,擦干眼淚,滿意地走了。

  接下來的日子,每隔一兩周老柯會時不時地來坐坐,訴說訴說,了解一下進展情況。有時看我很忙,他就不跟我搭話,一個人坐那喝喝茶,看看報紙又走了。來信訪室坐坐,也逐漸成了他的精神寄托,他從不發火,每次很客氣,也對我們的工作表示理解。有一次他說借錢都很困難了,我給了他一點生活費,他很不情愿地收下了,表示以后好轉了一定還我。

  不久,我寫的接訪情況報告報到了市政府辦,政府辦召開了專題協調會,我參加會議并介紹了老柯的情況。在多方努力下,欠款問題得到了解決,門面房歸屬問題盡管多次督辦,相關部門一直難以下結論。

  去年10月我調整了崗位,離開了信訪室,老柯聽說后急忙給我打電話,既表示感謝又有些失落。我向他介紹了接替我崗位的同志,并引導他通過多種途徑解決問題。老柯聽了我的建議,走上了依法維權之路。這一年多里,當他遇到難題或情緒低落時,總會給我打個電話,訴說一下,或許解決不了什么實際問題,只是一種習慣,我一直耐心地聆聽,給予一些安慰和參考意見。

  “老柯,您的生活有著落了,今年可以過個舒心年了”

  “是啊,今年可以開心地回家過年了,終于可以給孫子買點禮品了。也祝您新年快樂!”

  聽到老柯開心地笑聲,我心里久懸的石頭終于落地了。(鮑龍云)

主辦單位:中國共產黨十堰市紀律檢查委員會

鄂ICP備06007886號-5 鄂公網安備 42030202000140號 技術支持:十堰政府網

地址:十堰市北京中路8號

安徽25选7走势图